行業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  行業新聞

有效跨境并購的三大要素

作者:News    發布時間:2016-04-28 13:20


中國企業在全球的并購活動搞的風生水起,十幾年前還是跨國資本重要并購對象的中國企業,如今已是全球并購市場上的重量級參與者。


最近三年,中國資本顯著加快了“走出去”的步伐,跨境并購宗數與金額不斷被刷新,甚至出現井噴現象。2013年,中國境內投資者對全球156個國家和地區的5090家境外企業進行了直接投資,其中非金融類直接投資達到901.7億美元,同比增長16.8%,成為全球第三大對外投資國。2014年,中國首次超過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對外投資國,當年對外投資流量達到1231.2億美元,中國也首次成為資本凈輸出國。2015年,中國對外大宗并購十分明顯,其中以中國化工集團、中投、安邦、復星控股為代表的中資企業動輒大手筆收購目標企業。當年中國跨境并購交易金額占全球跨境并購金額的6.2%。進入2016年,中國企業跨境并購進展迅速,其中一季度跨境并購協議總價值達到1010億美元,實際交易金額為165.6億美元。從跨境并購的交易主體來看,2013年以前,央企是大宗跨境并購的主體,且主要集中在資源領域;之后,民營資本加大了跨境并購力度,萬達、復星、安邦等企業海外收購勢頭迅猛,且將收購對象聚焦于美歐發達國家的企業。

正如商務部發言人所說,跨境并購是中國企業“走出去”高水平參與國際分工合作的一種重要方式,對提升中國企業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服務國內經濟轉型升級、深化中國與世界各國互利共贏共同發展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換句話說,這是中國由貿易和制造業大國向產業與資本強國邁進過程中,企業提升國際行為空間的自然邏輯。因為對于一個年經濟產出超過10萬億美元,進出口額位居世界第一的超級新興經濟體而言,如果本國企業緊盯國內市場,肯定無法獲得足夠的發展空間與市場機會。

有效跨境并購的三大要素

應當看到,初步具備區域乃至全球性資源配置要素的中國企業,在以跨境并購為重要杠桿深度嵌入全球資本與產業鏈的過程中,亟需緊密結合全球金融競爭與產業變遷趨勢,扎實做好盡職調查功課,審慎分析并購風險,提升跨境并購的有效性與精準度。

過去曾是跨境并購市場弱勢參與主體的中國企業,如今不僅有較為雄厚的資金實力,而且積累了一定的市場經驗,這無疑有利于中國企業深度嵌入全球資本與產業鏈中。無論是雙匯收購史密斯菲爾德,還是吉利收購沃爾沃,都初步達到了預期目標。前者通過母公司萬洲國際以71億美元成功并購美國最大的豬肉加工企業——史密斯菲爾德公司,雙匯由此成為擁有100多家子公司、12萬名員工、生產基地遍布歐美亞三大洲十幾個國家的全球最大的豬肉加工企業。后者通過并購沃爾沃,實現了由當初的廉價低端“代名詞”向高端領域挺進的跨越。吉利懂得造船和買船并進的道理,密切關注汽車企業全球競爭與產業變遷過程中的機會窗口,通過精心準備,在2010年3月28日一舉拿下沃爾沃的全部股權。盡管吉利收購沃爾沃以來相關整合并不十分順利,中國的民營企業要介入到對全球高端價值鏈環節的運營與管理殊為不易,但同樣懂得以時間換空間道理的吉利掌門人李書福,還是取得了初步成功。李書福明白:汽車產業是典型的資本、技術、勞動密集型工業,具有高投入、高產出、產業關聯度大、科技含量高、經濟帶動力強等特點。中國占市場主導地位的汽車企業絕大多數是合資企業,中方在技術創新與自主品牌培育方面要受到外方的諸多限制。這就決定了中國參與國際分工的汽車企業很難走日、韓當年通過技術引進方式消化吸收創新和培育自己品牌企業的發展道路,而是要結合實際,在正確認識和準確把握自身升級實力的基礎上,選擇一種或多種適合自己發展的升級策略。而要管理全球價值鏈,并在此環節積極提升獲益程度,掌握隱含性知識是其必備條件。所以,李書福喊出的“吉利是吉利,沃爾沃是沃爾沃”并非公關之詞,而是行為理性的表達。吉利通過海外收購,不僅能夠嵌入產業鏈高端,而且對提升管理與品牌運營都有很大的促進。

當然,也有不少中國企業在跨境并購過程中未能做好盡職調查,且對并購可能遭遇的諸多復雜風險未能充分評估,或者由于自身存在市場運營透明度等原因,使得跨境并購遭遇挫折。無論是當年的中海油并購優尼科失敗,還是近期中興被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列入制裁黑名單,以及安邦放棄收購喜達屋,乃至中國化工集團收購先正達引發的國內外諸多爭議,等等,均折射出中企在盡調、風險評估方面的不足。

跨境并購尤需借鑒日本教訓

從國際比較視角來看,中國企業的跨境并購與日本企業30年前的海外并購存在一定的相似性。日本在由制造業和貿易大國向產業與資本強國升級的過程中,在日元升值的背景下,加快了海外收購步伐,甚至針對美國企業展開了大規模并購,一度把美國企業逼得透不過氣來。但由于在整體國家競爭戰略設計與執行過程中出現了一些誤判與扭曲,以及在基礎研究領域原始創新力度不夠,使得日本在經濟處于高峰時未能保持清醒頭腦,以為真可以通過并購和推行日元國際化來超越美國。其結果,隨著泡沫經濟的破滅,日本企業國內經營出現了資金吃緊現象,被迫將原先高價收購的美國企業低價出手,最終依然難以擺脫美國產業與金融資本對日本的控制。

日本企業跨境并購的教訓,顯然值得意欲急速擴充全球資源配置力的中國企業借鑒。(證券時報)
 
Copyright ? 2013 www.oujksa.live . All Rights Reserved. - 技術支持:微導信息科技
版權所有:珠海市對外經濟合作企業協會 - 備案序號:粵ICP備13068314號
王者捕鱼现金官网